事工簡介

 

 
黎明簡史

 

創辦人-羅樂道牧師

信心的見證-夢的實現

文/羅樂道 牧師

1977.06.05

嗎哪

 

神在約珥書第二章二十五章說道:「那些蝗蟲所吃的,我將補還你們。」在我最近所讀的祈禱文中,作者解釋「那些年蝗蟲所吃的」通常指的是全盤的損失,但事實上,蝗蟲時常成群死在地上,他門的屍體可當作肥料滋養土地,如此,第二年就有豐收的穀物,補償去年的損失,這正是我們體會出神的祝福和忠實的方向。


西元一九六九年我們來到台灣成為傳教師的一年後,我們的第二個小孩史提夫誕生了,而他被診斷為有蒙古症。兩年後,我們認養了一位聰明、有漂亮眼睛的中國小女孩,但不久我們即得知寶拉也得癡呆症。對此兩件事的發生,我們很自然地非常慌張,坦白地說,當時我們對上帝有些不滿,我們想到是否以全遭遺棄?否則為何上帝允許這些事發生?我們到底犯了哪些大罪?上帝之意是否要我們回去,或者在我們回國休假之後,不再要我們回到臺灣,因為當時台灣幾乎還沒有專為這些孩子設立的學校。


但六年後的現在,我們願意證明我們對上帝的愛心已從過去這些在痛苦、懷疑的年歲中,藉著我們對孩子充滿歡樂的祝福;藉著訓練與改善我們進一步的精神生活,以及更重要的是藉著一個夢的實現,得到充分的補償。自從我們開始接受「所有我們對他們的努力就是愛上帝並遵循上帝的意旨。」之後,我們開始感覺這件事的目的是專為我們而設。我們很快地發現臺灣大約有九萬,顯然是遲滯的孩童,而僅有少數的學校為其而設,會不會是上帝要我們開始為這些人工作?我們開始編織一個夢並且看到一些綺景。


在我的休假年中,我們的小孩都登記進入家鄉Waterloo Ontariol一家非常好的發展中心,在那裏他們的進步很快。首次我們看道應該如何對待這些小孩,也增加我們對夢想的實現所應努力的方向,有了進一步的了解,但我們也受到挫折,當我們看到進行一個有效程序所需的輔助器、人員,特殊訓練預算表與機械裝備時,我們想到自己是何種人,沒有受過特殊訓練,全然沒有經驗,而竟然想在臺灣開始作業?


Waterloo我們的孩子被照顧得非常妥善,使得我的妻子第一次有喘氣機會,這時我領受到了一個考驗,我的兄弟願意幫我們建造房子,他們說為何回臺灣去?即使你開始在臺灣設立了一個中心,但那裡所講的話都是中文,又將如何幫助你們自己的小孩呢?回臺灣簡直是瘋狂的舉動。


雖然如此,但我們要考慮的是神呼喚的意旨如何,我們開始在大學修習「特殊兒童教育心理學」,並進入我們孩子所在的中心做臨時志願員,為的是要得到實際經驗,俾與學習理論相配合。我們請中心裡的教職員,門諾會友,教會幫我們計劃,甚至也開始有了財務上的收入。在主愛眷顧下受了些更進一步的訓練之後,我們帶了兩大桶特殊教育的雜誌,感覺雖稍欠充實,但意識上有很大的寄望下,於一九七五年六月再度回到臺灣。


回到臺灣的第一年,對我們的夢想的實現只有少數的進展,由於我們幫助教會工作,所以忙碌常包圍著我們,內人也很少有時間為我們的孩子進行輔導,雖然如此,但上帝並未離棄我們,一九七六年底,事情突然進展的非常神速,首先是美崙教會提供了原設幼稚園的舊址,做為中心用地,在教會牧師的建議下,一個由背景不同,但興趣相同的七人委員會成立了,於一九七六年十二月七日召開第一次會議。議決如下:

()名稱:定名為「基督教花蓮黎明啟智中心」。

()目的:提供四至十歲溫和性滯呆兒童訓練與發展的機會,表現出基督對他們的愛心。

()目標:該項計畫進行三年後,可看出教會是否肯繼續此項工作,政府當局或社會機構是否也肯提出支持保證,我們希望此中心能成為一項模式以鼓勵社會上類似的服務活動。

()學生與教師:預定聘二位全天候的導師和一位兼任的課任教師,歲末時學生數預定達十五名之多,內人則直接幫忙,且依實際需要情況招募志願者。

()經費:本年度預計新台幣十八萬二千六百元,是項款以來自學費、個人禮金、音樂會、政府幫助和教會的支持。


一九七七年三月一日,教師的聘請有了著落,兩位全天候的老師,有十四年的普通教學經驗,兼任教師則是一位畢業於美國密士失必大學的特殊教育碩士。禱告得到了回應,實在是一件樂事,而更高興的是,在中心開學的前幾天,神為我們預備了一位很好的基督徒管家,讓內人愛蓮能有更多的時間來完成中心內指導員的職責。


語言是一個問題,大多數小孩僅說一種語言,不外是國語、台語、英語,因此所有三種語言都必須用上,雖然如此,孩子們都有進步,以至於有些家長來到教堂,讚美上帝!


目前我們收到了來自音樂會的收入四萬四千元,一個中國朋友餽贈了五萬元,海外來款一萬五千元,聯合撥款四萬元,祈求上帝預備不足之數。又該項計畫已得到門諾會臺灣教會聯會社會關懷委員會正式的支持保證以及金錢上部分的支持,但願上帝繼續祝福指引此項工作,俾榮耀歸於上主。


 

創辦人-羅愛蓮女士

 

莞薾前行守夜人

文/吳方芳 牧師

1995.10.25

 

1968年秋冬交替的季節,來自加拿大的羅樂道牧師夫婦帶著膝下二子,來到青山秀水,寧靜美麗的山城花蓮。

羅牧師是奉門諾會宣道會差派來台灣宣教的牧師,他除了積極籌設教會,傳揚基督福音,更懷著一份深藏許久的美麗夢想。這個美夢是他與羅師母以祈禱和行動小心捧著,戮力經的衷心盼望,他們夢想著有一天所有智障的孩子都能上學求知,都能得到妥善照顧,在獨立之餘更能服務他人……

「智障的孩子」曾經是羅牧師夫婦內心最深的痛楚,因為繼長子之後生下的次子竟然是名智障兒。瘦弱的羅師母一度曾以流盡的淚水消極面對無奈的事實。然而,在堅實的信仰裡,他們戰勝了沮喪,以喜樂感激的心情扶持著幼子一步步迎向明天。

身軀嬌小,黑髮藍眸的羅師母,是一位堅毅、沉默、溫柔的女性,儘管家務繁忙,次子的問題沉重,學習的進度極慢,他仍堅定相信次子是上帝恩賜的奇妙禮物,經由這位「無憂的天使」,他們全家將比他人更體認信、望、愛的真諦。

來台不久,羅牧師在教會拓展上日有進展,長子聰敏董事,五歲的次子也在母親辛勤的撫育下漸漸獨立,於是,羅牧師夫婦決定在養育一個孩子,他們並不打算懷孕生子,而是打算領養一名嬰孩,一名原來乏人照顧或遭親人棄養的孤兒。

有著悲涼身世的稚嫩女嬰,在羅家大小悉心照料下日漸長大了,小娃兒的外表看來雖十分正常,但除了不爬不行,還不曾牙牙學語。滿懷疑慮的羅氏夫婦抱著心愛的女兒四處尋訪名醫,終於証實了他們所鍾愛的么女竟然也是一名智障兒,一名連四肢都重殘的智障兒。連番的夢靨,並未打倒羅氏一家,他們毫不怨天尤人的再次背負起原來不屬於他們的沉重負荷,滿懷悲憐的扶養著這個不同國籍,不同血緣舉手投足、吃喝、如廁都無法自理的中國女孩。

一個智障的兒子原已使羅夫婦身之俱疲,如今又平白多添了一名時刻需要照撫的幼女,羅師母在忙碌之餘從未因疲倦而放棄對兩名智障子女施以特教課程,當孩子的眼神越靈活、雙頰更豐的時候,他的身形就越消瘦,玫瑰般的容顏也漸漸失色了。素來沉默的羅師母對人際間的是非從不多言,然而只要提及他所鍾愛的三名子女,就會滔滔不絕,週遭的友人常很驚訝的察覺她不僅身以優秀聰敏、才華橫溢的長子為榮,更毫不掩飾對次子、么女的讚許和欣賞,夫婦倆總是帶著子女示人,從不以他人訝異的眼光為忤。

素來勤快樂觀的羅牧師常提及上帝如何以三名截然不同的子女教導他信靠、感恩,使他能體恤他人的痛苦,在人間做一名包裹傷者的牧者。日間羅牧師開著一輛破舊的小箱型車,以嘹亮的嗓門和精準的閩南語,四處訪視貧病無依的人。他朗朗的笑聲和溫暖熱情的肢體語言,常照亮孤寂的心靈。在家中,他是孩子們最好的朋友也是妻子最好的伴侶,他知道妻子常常思念,故鄉隨四季更佚而變更色澤的落葉喬木,就親手為妻子栽下一株秋冬時節有滿樹紅葉的橄仁木;羅家,這個其實應該是淒涼悲慘的家庭,因著上帝的愛猶如平安的天堂。然而,羅牧師夫婦並未以此為滿足,他倆始終不忘心中美夢,夢想著讓更多智障兒及智障兒的家庭重獲希望平安。果然;羅氏夫婦的美夢成真了,在他倆奔走呼籲下,黎明啟智中心的雛形一步步呈現,他倆的擔子更沉重了,但是看見孩子們得著特殊教育,父母們如釋重負的歡顏,羅牧師和師母就越加起勁了。

就在黎明啟智中心日漸茁壯的當兒,羅師母卻病倒了,可怕乳癌在及短的時間奪走了羅牧師的摯愛和孩子們日日仰賴的母親。羅師母撒手之前,曾一再向友人表明對人生的滿足與感謝,他認為罹患癌症而死的人是有福的,因為預知了死期將近,才能預備自己迎見上帝,他雖然捨不下同甘共苦的夫婿,年幼無依的子女,但是他始終深信上帝的愛比他更大更深……她允諾日夜服事多年的心肝寶貝,將來天堂再見。

勇敢的羅牧師和孩子們告別了曾認真的活著,為子女和他人服務,耗盡最後一絲氣息的妻子、母親,一步步迎向明天。羅牧師總是告訴慰問的友人:「不要為我們擔心,我是守夜的人,天很快就亮了

是的;夜雖深,天一定會亮!

後記:「羅樂道牧師後來再婚,新婚妻子與他共同撫育子女成人,現定居加拿大」

: 1984年羅愛蓮師母瀰留之際,交待親人將奠儀全數(700美金)捐給黎明啟智中心使用。

 


 

 

黎明之光

陳朝欽牧師

2011.01.01

 

歲月轉動得很快,在不知不覺中,黎明教養院蒙神的恩典已經34歲了。對一個三十四歲的機構來說,應該算是很年輕的新生代,是茁壯期,更是充滿朝氣的時期。正如每天清晨,旭日的黎明之光開始要帶給世人新的一天,充滿新的盼望,給予新的生氣的印象一樣。更何況,我們都是屬基督的,在約翰福音清楚告訴我們:耶穌是真光( 19)凡屬於他的就不在黑暗裡走;感謝神,黎明教養院的原名是「黎明」啟智中心,正是象徵神對我們的託負。我們蒙恩來事奉神,來服侍普天下需要服侍的智障者及身心障礙者,這是恩典更是福氣,因為是神驗中了我們。我們別無所誇,唯有秉持起初的愛心,繼續叫這黎明之光照耀在東部,將人心帶到主的面前。不過,在這承先啟後的轉捩點,讓我們回到神的話語中,再次來省思黎明之光當有的本質,以作為未來時日服事的參考;我們只有一個禱告,就是神人摩西的心願:「願你堅立我們手所作的工,我們手所作的工,願你堅立。」(9017)那麼,黎明之光應有的本質是什麼呢?

一、 黎明之光-能照耀黑暗

就像在黎明之前的每一個夜晚,漫長的黑夜裡正醞釀許多黑暗的交易與黑暗的行為,這世界正握在許多黑暗的交易與黑暗的行為之中,這黑暗的意義含有罪惡社會環境及人心道德的無力感,這黑暗更是世人心靈內在深處的景況。今天,社會之所以會有那麼多智障者或重殘者,對他們本身來說是一份的無辜加上現實的無奈。由於人們的不小心或疏忽,導致他們是成為文明社會的邊緣人或犧牲品。正如許多殘障人內心的吶喊:「到底是誰的過失?」黎明教養院應當本持基督愛世人的心,一方面用愛心撫平他們的創傷,另一方面更應當像一盞明燈,藉著傳遞教養院的事工,來喚醒沉睡的人們,來照射黑暗當中的冷漠之士,讓全體大眾一齊來共同分擔我們對智障人士的關愛責任。

二、 黎明之光-能給人希望

正如前面所言,黎明之光是一天當中的第一道光芒,象徵著新鮮,充滿著朝氣,更是人們希望的開始。我們盼望黎明教養院就是帶給智障者的家庭一份希望的所在,我們一起分擔他們的重擔,我們提供專業教育來培育他們的子女,我們用神的大愛使他們的孩子能感受到這一份愛;我們更期待也能給智障者或重殘養護者帶來希望,而這一份希望是天父要賜給世人的,當然也是要給這群智障者的。教養院的未來由於擴充設備,將可以培育訓練一群能自力更生的輕度智障者;當然這不是我們最終的目的的,我們多麼盼望藉著神的大能,信心的力量,讓這些孩子能過正常人的生活,投入在人群之中。

三、 黎明之光-能散發溫暖

光除了有照射黑暗的本質之外,光另一個自然的現象就是「散發溫暖的光芒」。時代快速的轉變中,人心庸庸碌碌,許多人的心門是深鎖著的;許多人心是被現實生活與環境所壓榨得越來越冷漠了,人心在講究效率和文憑、績效的前提之下,不得不處處與人競爭,或處處自我防衛,造成許多情緒失控或心靈受傷的人。但是透過教養院所充滿基督的關愛與主動積極的心;期望神使用教養院成為福音大能的流通管道,藉著教養院同工愛心的行為,使家長及他們的親人感受到神的大愛。我們深信今天能夠改善社會的諸多問題的唯一方法無他──就是用神的愛。巴不得神給教養院全體員工這樣的共識,也給教養院這樣的使命,那就是:「凡進到教養院的孩子和家長都能信主,都能得到神的愛。」

四、 黎明之光-能反映耶穌

黎明之光是清晨將彩虹的光芒最溫柔地照射在大地上的光芒,而這第一道黎明之光看到的是太陽的影像之光,那是最美最親近人的光芒,是人的肉眼可以略略瀏覽的光芒。黎明教養院不是一個光體,它不會自動發光,黎明教養院是一群服務使用者以及全體同工組合在一起的共同體,它的核心本質應該是反映出耶穌的光芒──意思是黎明的每一個人不應該是融合的,它應該像一面鏡子,是完整的,是一同經歷過主耶穌的各項恩典與祝福之後,能反映、照耀出耶穌榮耀樣式的鏡子。換句話說,外面的人看黎明是一片完整的鏡子,鏡子裡面浮現出來的影像就是耶穌!因此,每一個同工應該要彼此合一,只有在合一裡才能提供給服務使用者最佳的環境,也才能反映出耶穌愛的真貌,這種的合一才能夠真正的蒙神賜福並且榮耀主的名。

五、 耶穌之光-能更新生命

黎明教養院的宗旨很清楚,就是要藉著耶穌基督博愛的心,來叫人回轉歸向神,特別是這一群曾被忽略的族群。照顧和養護他們固然是教養院的首要工作,但是我們認為我們要向神求那更大的使命;盼望神的生命能進入這群智障兒甚至將來重殘者或植物人;同時,我們求神開啟福音的門在這些家長的心中,深信這是耶穌基督最大的期望。讓每一個人都能得著生命之光,使神的榮光充滿在教養院,叫祂的名被高舉,使祂得著祂該得的榮耀。

但願施恩賜福的神,保守黎明教養院前面的腳步,使教養院所努力所作的能合神心意,更期待教養院能彰顯基督的榮光,如同聖經所說:「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太:16)阿們!!

 

 

 


 

【黎明第一份院訊】

 


 

 
黎明願景

 

宗旨

榮神益人

使命

培力身心障礙者自立、全人發展與健康

願景

成為台灣身心障礙自立益人領航者

行動

洋岸山間傳盼望

策略

綠自然照顧 (green care)

理念

和平—尊重生命的價值與差異、啟發生命的潛能與發展

互助—彼此服事共同成長、專業團隊合一助人

簡樸—精進善工經營、節約社會與自然資源

 

 
黎明善工團隊